棠九.

棠九是个穷写文的。沉迷原耽和阴阳师无法自拔。本命解雨臣。
一厢情愿,有始无终。

短篇原创耽美《竹林》修真 年下

  那是一片很安静的竹林。但是过于安静,以至于没有人愿意留下来,连鸟兽路过这片竹林都不久留,这里安静的让人心中燥火微烧。
  
  竹林中有一间石头小屋,屋里住着一位不知名的盲仙人。没有人知道这位仙人怎么搬到这片竹林的,没有人知道他住了多久,也没有人知道他是谁。更没有人知道,一位高高在上的仙人,为何双眼会盲,为何留在这片没人愿意留下的小竹林。没有人知道,亦没有人关心。
  
  仙人定期会出林进城,卖些自己削的竹笛再购置一些粮食。怪的是仙人虽眼盲,那双白玉般的手却巧的很,削出的竹笛精致光滑,音色悦耳。他的竹笛常常供不应求。
  
  这一天进城,仙人找到自己旧时售卖竹笛的桃花树下,虽眼盲却能感觉到树下原来他的位置已有人了。仙人竟没有任何波动,不愠不怒,毫无波澜的转头欲离。
  
  树下的人像是没想到他会这样,惊诧忙慌之下顾不上什么了急着出声挽留:“留……留步啊!你怎么还真走了?这……这位置你想要不想要了?”嗓音青涩略略沙哑,还有着急导致的微颤。仙人心中微诧,怎么不是那街头凶神恶煞找事的浪子,只是个刚刚变音的少年?
  
  不过也只是微动,暗暗嘀咕这世道让个翩翩少年练就这么个地痞流氓的做派。
  
  仙人甚至没转身,只微微偏头,像是刚刚注意到有这么个人占了他的位置似的。没有纠正少年刚刚不谦恭的言语,没有质问为何占了自己摊位。淡淡笑过,清煦开口:“这位置从不是晚生一人的,小公子执意要留这儿,晚生也不好拂了小公子这般兴致。”
  
  少年似乎从来就不知道什么礼节恭卑,丝毫没有对长辈的尊敬和对这事的歉疚,双手环抱胸前,微微昂头道:“小爷才不屑于占什么摊位,我是专程来候着你的。”
  
  “哦?那真是恕晚生失礼无法奉陪了。”仙人似没有耐性不愿停留了,信步离开。过去的事情让他不再愿意也不再有力气为别人滞留了。怎么会又想起来呢,仙人的心轻轻颤了一下,有些人有些事过多久都无法释怀呢。
  
  少年越来越猜不透这仙人的脾性了,终于着急的跑出桃花树荫,拉住了仙人的手,“诶你怎么说走就走呀。听我说完好不好。”言语道断,竟带着微微的讨好和撒娇,与刚刚那个不可一世的嚣张少年判若两人。“那小公子到底想做什么呢?”仙人一如既往的淡漠开口,带着礼貌的微微笑着,把手从少年的手中轻轻挣开,却丝毫没有不敬。几步开外的桃花树飘来一些花瓣,称的仙人容颜似幻似真,微凉的春风拂过的感觉真像刚刚攥着的那只手……少年少有的出了神,好想再牵一下仙人微凉指节分明的手或是拂过仙人墨色的长发……从未有过的奇怪想法占据了少年的脑海,青涩如他,竟不自觉的让一抹潮红爬上面颊。幸好他看不见……少年轻咳故作自然,把盘踞脑海的想法用力压抑,终于说出来自己的本意。
  
  “我……我一直想随您学习刻制竹笛,我注意您已久……还……还请赐教。”少年不自觉间已经改变了称呼。
  
  仙人不解,没有追问,依旧淡漠:“晚生没有达到可授人技艺的境界,抱歉了。晚生还要做生意,告辞。小公子回去和您父母用午膳吧。”
  
  少年见仙人又要离去,咬着后槽牙豁出去了:“我……我没有父母!也没有去处!只有您可以收我了,我能吃苦也愿意随您去任何地方!”
  
  卖了可怜还断了仙人后路,非答应不可。仙人叹于这小小少年的心机,转念自己再带个人也不吃力,依着这小崽子的性子,若是不答应还不知要纠缠到几时。处处嫌麻烦的仙人不愿思考太多,含糊答应下来了。
  
  今天生意做不成了还带回来个小徒弟,仙人心里责备自己几句,就出言领少年去竹林他们未来一起生活的家。
  
  小小少年欣喜万分,不喜形于色,随在仙人身后随他回“家”,没什么包袱和行装,真真是个无依无靠的街头少年,这他倒是没说谎。
  
  “叫什么名字?”
  
  “唔……叶迟。”
  
  少年根本没有名字,临时想了一个,可粗心又怕麻烦的仙人根本没注意,有一搭没一搭的和他的“小迟”聊着天,伴着残阳向着竹林行去……
  
  两个怀揣心事的人,在那片竹林会有什么故事呢……
  
  

——《竹林》上篇完——
  
  
  
  待续

直接死亡!我爱这个太太呜呜呜

-江湖夜雨-:

黑科技,抠了半天,效果一般,看着玩玩(。 ́︿ ̀。)

漫展上的玉藻前coser

好帅而且合影时还特别温柔呜呜呜
爱死大舅了(尽管我抽不到)

狗崽向同人文【笛声】

≯第一次码文放lof……无比忐忑……文笔多多包容唔……
狗崽向,有ooc。
全文设想是短篇。
努力更噢,可以pick我一下莫!
  

       月朗星稀。
  小小的狐狸坐在山顶上。
  
  “什么时候,什么时候我才能长成一只大妖怪?”小狐狸问过他的爸爸妈妈。
  
  那时爸爸妈妈都没有回答他,只是宠溺的揉揉他的耳朵,告诉他“爱你的人在你身边,有人保护你,你不用长大。”
  
  今天小狐狸的爸爸妈妈被可怕的大妖怪杀死了。就在小狐狸眼前。
  
  “早看这两只狐狸不顺眼了!”“天天霸占着山洞,又不是就他们家有宝宝!”“这小狐狸也处理掉!”还在梦里就懵懵懂懂惊醒,看到本来依偎着自己的爸爸妈妈被杀死,小狐狸惊恐万状,没听完大妖怪们的话就被吓晕了。
  
  马上……马上就要死掉了吧?我爱的人不在身边了……我死掉也没什么遗憾了……小狐狸晕过去时模模糊糊的想。
  
 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,昏迷时好像听到了隐隐约约好听的笛子声。
  
  那几个坏妖怪还会吹笛子吗……吹出那么美妙的笛声的人……怎么会是杀爸爸妈妈的坏人……小狐狸彻底没了知觉,但却莫名其妙的因为笛声安心了一些。他没有听大妖怪们被打跑时的咒骂,没有感觉到自己被轻轻擦去脸上的细汗,抚平眉间痛苦的皱。小狐狸被抱起,飞离了这个山洞,来到一座山的山顶。抱着他的人小心地将他放下,粗粗看着小狐狸稚嫩可爱的眉眼,无奈的叹息:“没用的小妖怪……吾只能帮你到这里了,接下来的修行你还是靠自己吧。”说罢,没有什么不舍,悄悄飞走了。
  
  小狐狸醒来时已经在山顶上,周围是完全陌生的环境,身边落了几根奇怪的黑色羽毛。

/待续